“他成了奶爸,我成了一家之主”身分对调后,才发现另一半好委屈
2021-09-04 15:27
编按:
夫妻之间互换身分后,学会了“换位思考”,才了解到彼此的需要。(本文摘自《我爱,我强大》一书,以下为摘文。)

和筋肉爸爸对调身分,转眼间已经好一段时间。

自从他出院回家后,就负责专心复健以及与小一儿子共处,我负责在外奔走赚钱养一家老小。这段期间的故事绝对不是无痛转换,而是父子俩鸡飞狗跳、人妻我忍怒到暗伤、沟通再沟通、引导式改变、自我开导(改变不了他人只好自己转念)。好不容易都步上轨道,但依旧经常上演让人青筋暴走的戏码!

太多我想要一吐为快的地方——关于夫妻对调身分后的恍然大悟。

譬如,以前我最不爽老公下班回家闷声不谈心,一直滑手机放空,不想听我说话。但当我自己变成主要工作者后,每天要面对来自工作、人际沟通、成本营收、教学品质等各种压力,回到温暖的家,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瘫在沙发上让脑袋放空,才可以继续明天同样奔波的生活。

偏偏这时候,儿子来告爸爸的状、爸爸也来说儿子哪里不乖......这种精神压榨真的是太折磨人了!我需要休息啊~你们不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吗?

又或者,因为真的太累了,所以回家后我终于可以卸除笑脸,不需要再维持讲师形象。老公走来问我话,我意兴阑珊地回复,却让他开始生气闹别扭了!原来他觉得我态度很差,对他爱理不理。为了让自己有好日子过,只能先安抚老爷,但内心却不爽得要命,觉得没有被体谅......等一下,这画面好熟悉,不就是以前我老抱怨筋爸回家不听我说话的场景吗?

还有一次,是唯一一次在他中风后的严重争吵!

有个我们共同的女性友人想邀约吃消夜、喝喝酒。我心想可以趁机做工作上的交流,就给筋爸看短信同时确认:“我可以去吗?我要去喔~顺便聊工作。”

但筋肉爸爸却突然闹起脾气!

他先是说:“你又想要喝酒,去啊!很爱喝咩~”接著就自己去洗澡,不搭理我自顾自地看电视,完全把我当空气。

我内心的不爽开始发酵:“我知道你对我自己出门很敏感,但对方是女生吔,也是你的熟人,出去聊天,有必要生那麽大的气吗?”但我还是试著和颜悦色地对筋爸说:“因为怕你担心,才让你看短信。那就是我们朋友啊,顺便谈工作,不是很好吗?我也想休息一下。”

“所以跟我一起很累,你需要休息嘛!谈工作就谈工作,有必要喝酒吗?”筋爸持续任性中。

“你有没有考虑过,我每天工作压力有多大,教课很累,面对一堆攻击还得想办法赚钱养你们。我明明是想去谈工作,你有必要生气吗?跟朋友小酌放松不对吗?”我怒吼了。双方情绪激动,吵了快一小时还没能停止!但是这个场景也很熟悉啊,只是换了身分而已。过去我总是不给筋肉爸爸与朋友出去的时间,认为他的时间都得用来陪我与儿子;也没关心他该如何纾压,总觉得扛起一家之主的责任才是真汉子;常常在他下班后还要找架吵、给脸色看......原来是这样委屈的感觉。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取自shutterstock

夫妻之间互换身分后,我们学会了“换位思考”,才了解到彼此的需要。

当奶爸这件事也是历经了一番波折。

小一的奶诺很天兵,都过了一学期,对于写作业还是经常忘东忘西,写的每个字都仿佛不受控的个体,再不然就是写个10分钟便大喊:“好累喔~我写一个小时了吧~我要休息!”

回忆起他大班时,我几乎在家工作,为的就是陪他养成读书的好习惯,那时规定他天天练琴、看注音书、写逻辑数学......明明是该轻松的幼儿园时期,因为我所有的专注力都在他身上,于是会急躁、会耐心用尽,每天为了孩子的事暴跳如雷,当然孩子也被我弄得紧张兮兮。

直到跳出“陪读老母”的身分后,亲眼看著筋肉爸爸变成“被自我意识囚禁的陪读老爸”,经常为了儿子写字歪斜、忘东忘西而大动肝火,最后一个大吼一个大哭,实在让我感慨万千。

某天,筋肉爸爸又搬了椅子在奶诺身边分秒不漏地盯写陪读,没一会儿听到两人开始争吵,感觉儿子又要大哭,我走进房内对筋爸说:“爸爸,你累了,出来喝点东西休息一下。”(其实我超想大吼,要他立刻离开房间,偏偏怕这样有损他在儿子眼中的威严,还得小心翼翼地想借口)。

结果,老爷不领情,皱著眉回我:“等一下、他写到一半啦!”

尽管内心已经火山爆炸,但我表现得有如平静的湖水:“我知道。你~~出来喝个水。”(因为最后一个“水”字说得特别用力,筋爸终于知道我在发火,悻悻地离开儿子房间)。“爸爸,我说过很多次。你真的不需要一直坐在小孩旁边,你可以做自己的事,让他完成一个段落再检查。念书是他的责任,他必须学会自主学习,而不是被逼到长大还不知道为何而念!”

老公说:“他都乱写啊,我也是有好好讲。”

我说:“你一开始就凶了,自己不知道而已。他写不好,就让他自己去学校承担后果,这是他的功课。”

这让我想到,当我把儿子当成世界时,也曾是这样的母亲。在家时无法放心做自己的事,反而让母子关系紧张,孩子也丧失学习兴趣。直到有一天,我必须在外工作,这种自我强迫不药而愈,反而是在家时想要儿子做什么事或是练琴,讲一声他就乖乖听话,完全不用我发火,他开心我也开心。

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、改变了什么,所以我和奶诺才能融洽相处;而筋肉爸爸又是为什么坠入我以前的陪读魔人深渊?

我想,可能是因为......我们太容易想帮孩子做所有事、又无法对孩子放心、不自觉地在意制式成绩与课业规范。

当陪伴孩子的时间多了,就变成了恐怖的陪读魔人;当孩子无法依照制式规范走时,性情就暴躁起来,让孩子失去自主学习的机会。

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,为什么字一定要写得端正?为什么一定要逼他完成所有功课?如果他不能理解功课的意义,就会觉得一直被骂很痛苦。不知道为何而写还要写更多时,只会把他更推离知识,因为功课给他的联想就是爸妈生气的脸与大吼的声音。

知识的吸收、潜能的开发、天赋的找寻、兴趣的摸索,一旦与“坏情绪”链接在一起就完了!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取自pakutaso

没有任何人会想去做让自己难受的事,很可能想都不用想就逃开了。而大脑的最神奇之处,就是可以让儿时的不愉快种子成长为一棵幽暗大树!(当然也可以让自主学习的快乐回忆,茁壮成一片神气活现的森林)。

所以身为爸妈的我们,宁可先让孩子自己吃亏受挫后,去懂得读书的重要性。而不该是我们拿著无形的鞭子,逼他们完成每项作业、在校丝毫不犯错,最后成为了没有人生目标的人。

孩子都是聪明的,想要让爸爸妈妈开心。所以当儿子知道我工作辛苦,回家会期待他的听话或是好的学习态度,便会自动做出让妈妈放心、开心的事;无形之中,变成只要我开口,他就什么都自动自发完成的良好状况。

在外拚事业的压力是很大的,支持我的最大动力,就是回家看到幸福的筋肉父子,更能帮我的心加满油,继续在外拚搏!但是,一踏进家门就看到老公骂人、儿子大哭的场景时,真的会压力爆表,无法压抑累了一天的怒气!如果这时候筋肉父子又再出来各自告状,我真的立刻理智断线、变身母夜叉,最后在半夜暗自垂泪......我明明就想看到快乐的他们啊,为什么我也参与了战争?

这样的心情真的很让人气馁,更会影响在外的斗志。如果你们现在是在家育儿的角色,千万不要掉入了我曾经的陪读魔人地狱,不只孩子会困惑读书的意义,其实也很伤夫妻的感情。

面对孩子的犯错,爸妈的工作就是陪伴。